錢穎一 | 理解經濟學原理

文章來源:比較錢穎一2019-08-13 09:28

錢穎一:經濟學家,清華大學文科資深教授,曾任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院長
 
錢穎一:經濟學家,清華大學文科資深教授,曾任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院長
 
 
2002年,我受聘為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特聘教授。當時不隻我一個人,而是一共有15位在海外大學任教的經濟學教授受聘為特聘教授,每人在清華經管學院開設一門課程。絕大部分特聘教授開的是博士生課程,而我自告奮勇開設本科一年級兩個學期的《經濟學原理》。2002年9月我在清華第一次上這門課時的情景,至今曆曆在目。那是在清華大學的主樓後廳,大概有500個座位。也許是因為第一次開這樣的課,所以吸引了很多學生,除了清華經管學院2002級和2001級本科生外,也有清華其他院系和清華外的同學來聽課。在過去的14年間,我一直堅持在清華經管學院開這門課,是同另外一位教師一起開。在2004—2005學年和2005—2006學年,我還同時在北京大學經濟學院開設了這門課。現在北京大學經濟學院也一直在開這門課。
 
在我開設這門課之前,兩個學期的《經濟學原理》在中國的大學中或者不存在,或者隻是一個學期的《經濟學基礎》。中國學生更重視《中級微觀經濟學》和《中級宏觀經濟學》,因為通常認為中國學生的數學基礎比較好,可以直接學習中級經濟學,而《經濟學原理》不用數學,太淺,不需要教。
 
2002年秋季在清華開這門課的時候,我堅持一定要兩個學期。現在回過頭來想,這是做對了的一件事。盡管我本人在清華本科念的是數學專業,數學對于我學習經濟學很有幫助,但是我強烈地感覺到,即使在今天,在國内大學生和研究生的經濟學整體水平提高得很快的情況下,《經濟學原理》仍是不可或缺的一門課。這門課看上去簡單,沒有用任何數學,但它是經濟學中最重要的基礎,因為它傳授基本概念、分析思路,特别是培養學生的經濟學直覺。關于這一點,我在海外這麼多年的學習和教學中深有體會。中國學生在經濟學領域裡的數學功底應該說整體水平不比外國學生差,但在對經濟學基本問題的理解、對原理的掌握,特别是經濟學直覺上,還是有相當的距離。
 
這個問題在14年前(編注:本文寫于2016年)已經有所認識。在我受聘為清華經管學院特聘教授的那天,2002年4月28日,我們組織了一次研讨會。吳敬琏老師在那次研讨會上對中國的經濟學學科建設提出了三條建議,其中第一條建議就是要重視基礎訓練,不要片面追求前沿。我覺得這個話到今天仍然是對的。什麼是基礎?在我看來這個基礎就是經濟學原理。經濟學原理的教科書中沒有數學公式,隻是一些圖表,但恰恰是這些内容,不僅僅在普及經濟學時,即使在思考艱深的問題時,也仍然非常重要。在當前經濟學研究分析嚴謹、嚴密、數學化程度比較高的時候,我們更要注重其中的基本思想。我并不是反對使用數學,實際上在做研究時,數學是非常重要的工具。但是相比較而言,經濟學原理更容易被忽視。
 
所謂“理解經濟學原理”,就是理解經濟學中最簡單、最根本的思想。我認為經濟學原理也是經濟學者之間最大的共識。經濟學者之間有很多争論,觀點也不一緻。特别是經過媒體的放大和扭曲,就給讀者很大的誤解,以為經濟學者之間的分歧是水火不相容的。其實這不對。經濟學者之間有很多共識,而這些共識的基礎就是一些經濟學的基本原理。我今天想傳遞一個信息,就是很多經濟學基本原理是經濟學者的共識;有時候我們過度地注意到了分歧,卻忘了其中的共識。
 
1. 經濟學思想是簡單的
 
這個簡單怎麼理解?它有雙向含義。一個方向的含義是說複雜的現象可以用簡單的邏輯來說明。中國有句古話叫作“大道至簡”,就是這個意思。學過物理學的人都知道,愛因斯坦是“大道至簡”的突出代表,他一直認為,假如你不能用簡單的公式來描述世界,你就一定沒有抓住本質。他說的是物理世界。物理世界非常複雜,但最後一定要用非常簡單的公式來說明。這适用于所有科學,包括社會科學。不然就不叫科學。
 
另一個方向的含義是,簡單的邏輯能夠說明很多不同的現象。簡單的道理能夠說明很多不同的現象,這才叫好的理論。如果第一個方向是說簡單才能深刻,那麼第二個方向就是說簡單才具有一般性。英文說“A little knowledge goes a long way”,就是說一點點知識,能走得很遠很遠。非科學家會認為簡單是缺點。但是科學家都知道,簡單是優點。為什麼不少人說經濟學比其他社會科學發展得更成熟、更精緻?無非是說經濟學用的假設更少,推理更簡單,但推導出的結論更豐富。
 
當我們做數學、物理、化學的時候,我們的思維方式是西方的思維方式,因為我們的數學、物理、化學全都是從西方學來的。但是我們在讨論社會問題的時候,我們的思維方式受中國傳統文化影響就較大,比如,我們容易追求全面,我們也很崇尚折中。這在操作問題、工程問題上是對的,因為這類問題必須要考慮全面,不能走極端,一定要想辦法找到一個折中方案。但是在挖掘科學道理上,你要想挖得深,往往就不能全面。當外國學者聽完你的發言,給你的評論是你講得很全面,這通常意味着你的發言沒有什麼新意,或者說你講得不夠深刻。
 
我們還有一種思維方式,就是喜歡用批評假定不符合現實來否定結論。批評假定不符合現實很容易。但是所有科學都要有假定。假定都不等于現實,這是千真萬确的。僅僅說假定不符合現實就否定分析,是不對的。我喜歡舉一個極端的例子,就是弗裡德曼(Milton Friedman)的方法論。他說,在自然科學中假定是否符合現實不重要,重要的是推論的結果必須與現實相符合。假定樹葉像人一樣能使收益最大化,比如,樹葉長的形狀就是使光合作用最大化。這個假定顯然是不符合現實的,樹葉又不是人,怎麼能做最大化?但是在這個假定下,我能夠推斷出在不同環境中樹葉的形狀,在幹燥的環境中,在日光短的環境中等等,這些推斷與在現實中觀察到的現象是一緻的。所以他說,假定是否符合現實不重要。
 
當然,多數經濟學家包括我在内并不認為這個方法論完全适用于經濟學,原因是經濟學與自然科學有很大的不同,就是我們很難做可控實驗。自然科學可以通過可控實驗來檢驗理論,以至于假定是否符合現實并不那麼重要。經濟學研究的社會問題中有些能做實驗,但很少。當你沒有辦法做可控實驗時,當一個假定更貼近現實時,你會更相信由它推導出來的結論。但是,僅僅批評假定不符合現實就否定結論是不夠的,還需要進一步分析。
 
舉一個例子來說明簡單的理論是好理論。經濟增長是我們都關心的問題。經濟增長與太多的因素相關。有經濟因素、政治因素、曆史因素、文化因素、地理因素、資源因素,等等。但是在過去幾十年中對我們理解經濟增長最有幫助的理論是什麼呢?是索洛(Robert Solow)增長模型。非常簡單的幾個變量,可以簡單到三個變量:資本的增加、勞動力的增加、創新和技術進步。恰恰是這樣一個簡單的模型,能夠用來分析一百多個國家,上百年的經濟發展曆史,并且從中對未來經濟增長做出有用的預測。
 
非常複雜的現象要用非常簡單的道理來解釋,它的好處就是可以抓住本質性的東西。比如說文化很重要。如果體現在中國人熱衷儲蓄,這可以體現在資本積累;如果體現在中國人重視教育,也可以體現在勞動力的質量;如果體現在改革開放,也可以體現在新的生産方式,即創新。正因為它簡單,它就具有一般性,不僅可以解釋美國的經濟增長,也可以解釋日本的經濟增長;不僅可以解釋新加坡的經濟增長,也可以解釋中國的經濟增長,甚至還可以預測印度的經濟增長。如果把所有的曆史細節、文化細節都放在裡面,看上去很全面,實際上對理解經濟增長沒有太大幫助。
 
2. 經濟學原理是根本的
 
追求最根本的原因很重要。經濟學原理就是追根溯源,尋找根本。馬斯克(Elon Musk)是當代非常富有創造力的企業家,同時涉足航天、電動汽車、新能源等多個領域,有全球影響力。他隻念過本科,在賓州大學,讀了兩個本科專業,一個是商業管理,一個是物理學。去年我有機會同他在清華經管學院對話。我特别想知道,他的思維方式是怎麼形成的。他跟我說,物理學對他影響非常大,但不是任何一個物理學公式,而是他所稱為的“物理學第一原理”,就是去追究最原始的假設和根本的道理。我也問他哪門經濟學課程最重要。他回答說最重要的是經濟學原理。原理課重要的原因就是追溯本源。他說,人類有一個比較懶惰的思維方法,就是用類比去思考。類比也可以創新,但是那個創新通常是邊際性的,真正要有革命性的創新必須要追溯本源。這就是他說的物理學第一原理非常重要的原因。
 
我們經常被問道:你是什麼觀點。但觀點都是結論。大衆關注結論,而學者則更關注得出結論的分析過程。我們也經常被問道:你是哪個學派的。就我所了解的經濟學界,除了專門研究經濟思想史的學者以外,幾乎聽不到這個問題。為什麼?因為它太容易以貼标簽的形式結束對話,因為你不再需要追究道理。在今天,即使不同“學派”的經濟學者,他們共同認同的基本原理也是很多的。
 
現在正好是大學的畢業季,有很多畢業典禮演講。我覺得上一任美聯儲主席、經濟學家伯南克于2003年在普林斯頓大學本科畢業典禮上的演講非常有意思。他把社會科學各個領域都曆數一遍,講到經濟學的時候,他顯得很謙虛。他說,經濟學并沒有太大的預測未來的能力,隻是對過去犯過的錯誤有很好的解釋。但是他說,經濟學有一個優勢,就是認真仔細的經濟學分析可以幫助抵禦錯誤觀點和政策建議,它們或者是邏輯上完全不通,或者是與經驗數據完全不一緻。聽上去這是一個非常小的優勢,但是不要小看它,因為他後面還有這麼一句話:在現實中,至少90%的政策建議都是上面兩種情況之一。
 
在我看來,抵禦錯誤觀點和政策建議的最重要的出發點就是要把經濟學原理理解對。這就是為什麼經濟學家可以抵禦很多錯誤的觀點和政策建議,而非經濟學者很難做到。這裡的區别很簡單,就是要理解經濟學原理。

本`文-内.容.來.自:中`國^碳`排*放*交^易^網 ta np ai fan g.com


 

省區市分站:(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各省會城市碳交易所,碳市場,碳平台)

華北【北京、天津、河北石家莊保定、山西太原、内蒙】東北【黑龍江哈爾濱、吉林長春、遼甯沈陽】 華中【湖北武漢、湖南長沙、河南鄭州】
華東【上海、山東濟南、江蘇南京、安徽合肥、江西南昌、浙江溫州、福建廈門】 華南【廣東廣州深圳、廣西南甯、海南海口】【香港,澳門,台灣】
西北【陝西西安、甘肅蘭州、甯夏銀川、新疆烏魯木齊、青海西甯】西南【重慶、四川成都、貴州貴陽、雲南昆明、西藏拉薩】
關于我們|商務洽談|廣告服務|免責聲明 |隐私權政策 |版權聲明 |聯系我們|網站地圖
批準單位: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信息部 國家工商管理總局  指導單位:國家發改委 環境保護部 國家能源局 各地環境能源交易所
主辦單位:中科華碳(北京)信息技術研究院&易碳家期刊  地址:北京市豐台區南四環西路188号總部基地十區22樓三層 聯系電話:010-51668250
Copyright@2014 zhongte72807.cn 中國碳排放交易網 All Rights Reserved
國家工信部備案/許可證編号京ICP備11044150号
中國碳交易QQ群: 6群碳交易—中國碳市場  5群中國碳排放交易網